法律咨询热线  400-700-0148

盈科首届百名大律师丨张谨星:格物致知 上下求索 行契于时 非常之观

已被浏览3416

更新日期:2020-09-17

来源:盈科律师事务所

张谨星 律师

一、初识重生 缘起于心

张谨星律师出生于黑龙江,少年时在祖籍山东肥城求学。学生时代的一幕场景深深印在张谨星律师的脑海里,如年轮一般,随着年岁的增长却是越发厚重。那是一个清晨,学校组织全校师生在操场上参加了一场特别的法治教育课。之所以特别,是因为授课者并非资深法律专家,也并非法律从业者,甚至并非自由之身,而是三名从监狱里押解而来的表现优异的服刑人员。

其中一位祖籍青岛的因流氓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服刑人员的报告,深深的打动了他,三十年过去了,报告的内容依旧记忆犹新,“……刚刚被抓的那年春节的年夜饭,妹妹不小心把我的碗筷也摆上了,爸爸妈妈看到后,泪如泉涌,妹妹赶紧将那副碗筷收起来,妈妈说,别拿了,摆在那里吧,就当你哥哥还在跟我们一起过年……”

那一天,张谨星律师感受到了重生的力量,一颗法律的种子,在他懵懂的心里深深扎根。法律是庄严、神圣、不容亵渎的,却也是如水般滋养万物,如日般普照众生的。对法律的热爱一直伴随着他的一生,从未衰退,一腔热血奔流向心不复回。

二、格物致知 上下求索

1997年考取律师资格证书后,张谨星律师便和所有初入法律行业的年轻人一样,找到了一家律所开启律师生涯。初入世,混混沌沌,一切实则运行在正常轨迹上的事对于他而言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但他是不会让自己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他明白“万物相宜而安,诸事皆有规律可循”。

很快,他的心不再是招摇的枝丫,而是静默的根系,不断向下延伸,执着地吸取养分。所里的资深律师们接待当事人法律咨询时,他就在一旁边观摩学习,边思考记录。资深律师们研究案件需要查找资料时,他就埋头在浩如烟海的法律书籍中检索,那个年代律所尚未配置电脑,律师个人更没有电脑,有时候还要去图书馆、档案室待上几天几夜。

除了此前的这些工作,他还有各种各样的杂活要做,比如去外面的打字社打字复印,去法院递交资料,甚至去车站排队买票等。张谨星律师说,那个年代的实习律师是没有工资的,当时的家庭条件也是异常艰难,有过囊中羞涩没钱饱腹的日子,也有过自我怀疑徘徊不前的日子,但最后都咬咬牙坚持下来了。

每每谈到这段经历,张谨星律师都会感慨,路漫漫其修远兮,上下而求索。

三、以法济世 历久弥坚

在张谨星律师的执业生涯中,有一份荣誉是他最为珍惜的——司法部于2004年授予的“全国法律援助先进个人”荣誉称号。一颗仁爱之心、一双援助之手、一面法律之盾,张谨星律师一直秉持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理念,将法律援助事业作为自己终其一生的追求。

1998年夏季,黑龙江省鸡西市发生了“VD3”中毒案,引起了国家有关部委的高度重视。这起中毒事件是因当地妇幼保健站宣传婴幼儿补钙工作的方式方法不到位,导致家长给自己两至三岁的孩子过量服用维生素D3引起的,受害者儿童多达几百名。孩子因过量补钙导致骨骼过早钙化,已经停止或者极度延缓发育。有些孩子的眉骨外凸,眉骨与眼睛之间甚至可以容下一根成人手指,有些孩子的尿液颜色像米汤一样,且含有较高糖分……。

当时,在世界范围内没有此类医学先例,包括协和医院专家在内的医学专家组都没有研究出更好的解决患儿骨骼钙化的方案,在法律上如何妥善解决,更是一道难题。为此,在司法部的指导下,由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北京大学法律援助中心牵头,与黑龙江当地律师共同组建了鸡西市VD3法律援助律师团。张谨星律师有幸作为法律援助律师全程参与了该案件的处理。

在医学没有解决办法的情况下,律师团经反复推敲、沟通,最终提出几条可行性方案:1、当地政府负责患儿终生医疗救治;2、为每名患儿家长支付陪护费用;3、为患儿家庭开放二胎指标……。令律师团非常欣慰的是,当地政府对此事非常重视,采取了非常积极的态度来解决这起事件。回想该起法律援助活动时,张谨星律师说,看到患儿遭受成人都无法承受的苦难和家长们揪心的面容时,他心痛不已,只恨自己无法减轻他们的痛苦。他暗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这些不幸的家庭争取最大的权益。在这起事件的妥善解决中,他深感自身责任之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法律援助对于需要法律援助的人而言是多么重要。

2002年夏季,“法律援助龙江行”活动首发大庆,在活动现场,李氏姐妹的遭遇,引起了法律援助律师团的重视。李氏姐妹一家七人居住在大庆采油一厂五矿家属房,那是一排连脊房。1976年的一个冬夜,埋在房子地下的天然气管线突然破裂,天然气泄露到李氏姐妹家。半夜开灯时,火花引爆了泄露的天然气,李氏姐妹的父母及两个姐姐在大火中丧生,只剩下年仅3、5岁的李氏姐妹和更小的弟弟幸存于世。姐妹俩身体85%瘀瘢,汗腺及皮肤组织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奇痒无比,到了夏季皮肤表层还会长脓疮,轻轻一碰就会裂开,如果不用药就会化脓溃烂。身体的治疗与恢复需要高昂的医疗费,而姐妹俩所在的集体企业解散后,医疗费没有了着落,走投无路之时,黑龙江省法律援助中心向李氏姐妹伸出了援助之手。

张谨星律师受黑龙江省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担任李氏姐妹的代理人。张谨星律师经过梳理发现,案件的法律适用是最大的难题。事故发生于1976年,当时《民法通则》还未颁布,赔偿的依据及时效等问题界定不明,这些都可能成为案件审理的障碍。经仔细研究,张谨星律师采用“旧事故、持续损害”等思路,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赔偿请求。最终,在法律援助中心和张谨星律师的不懈努力下,2003年10月5日,三姐弟终于收到法院送达的胜诉判决书,获得伤残赔偿费及继续治疗医药费及精神抚慰费共计783415元。由于案件在当地受到广泛关注,黑龙江电视台对该起案件进行了全程报道。

2001年10月14日,张谨星律代理的一起80岁赵王氏老人起诉10名子女赡养纠纷法律援助案件在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法律支撑贫弱者天空”系列栏目播出,当天正值《今日说法》开播第1000期。

一如当初,张谨星律师在法律援助的道路上一直坚持着,每一次坚持都更坚定了他的决心,以法济世,历久弥坚。

四、一腔孤勇 从头再来

2010年1月,张谨星律师出差深圳,虽然只有短短三日,却是一日三秋,他深深地爱上了这座城市。一瞬间,一个想法涌上心头,来深圳执业。他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妻子:“我们搬家到深圳吧!”。回想起给家人做搬家动员工作时,家人说,在哈尔滨工作生活这么多年了,去了一趟深圳回来就要搬家,乍听起来就是笑话,谁都没有当真,重申了好几次,谁都觉得无法理解。好在,一个有爱的家庭,最终总会奔赴同一个远方。张谨星律师给家人设想了美好生活:那里环境好,气候好,每天下班回家吃饭,没有烟没有酒,饭后就去公园走走。

2013年的一天,随着一架普通航班的降落,张谨星律师一家正式搬到深圳。虽然此时他在这座城市,仅仅认识七个人——两个家庭和一位单身朋友。走在人潮拥挤的十字路口,他发现,一切是那么陌生,却又是那么似曾相识。没有一丝顾虑是不可能的,毕竟在哈尔滨已执业16年,积累了一定的客户资源和口碑,而这些都不能带到深圳,此时的他是一腔孤勇穷追一个梦。“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致爱的亲人。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他挚爱的这首《从头再来》时常在耳边响起,是啊,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时光飞逝,眨眼间就在深圳度过了迷茫的一个月,张谨星律师最终选择了自由度、开放度都比较高、平台更加广阔的盈科深圳律师所继续执业。这是一家坐落莲花山下,市民中心旁的大型律师事务所,当时的执业律师接近200人。怀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他义无反顾地走进盈科大家庭。

未来是美好的,现实是痛苦的。初来律所的几个月内,偶尔在律所能够做些简单的上门咨询业务,算是能够充饥,根本谈不上挣钱。但是,来了热爱的城市,来了热爱的律所,既然作了选择,便只顾风雨兼程。张谨星律师的心里,每天都是阳光灿烂的。这次从头再来的心境和16年前在哈尔滨初入律师行业时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虽然代理的案件不多,好在温饱已不成问题,张谨星律师明白,达到理想本不易,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在二十多岁,还没有足够经验和沉淀的情况下,自己都能够顽强地挺过律师生涯前期艰难困苦的日子。如今,已是经历千锤百炼,又有何惧?

五、相时而动 行契于时

“我曾踌躇在某个树林的岔路口上,走上了人迹较少的一条,从此,一切都不同了。”每当面临人生选择之时,就会想到罗伯特·弗罗斯特的《那条未走的路》。张谨星律师与保理结缘便是如诗所言。

2012年,国家在天津滨海新区开始商业保理的试点工作,2013年,商业保理在深圳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这一切,当时并未引起法律界的注意。2014年春天,一位商业保理公司的副总裁致电盈科深圳律所,表示希望聘请一位具有保理实务经验的律师担任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并留下联系方式等候律所回复。

面对上门寻找法律顾问的机会,律所客管部异常欣喜,连续一整天在工作群里询问,有没有哪位律师接触过商业保理业务?律所同事们也都在调侃,什么是保理呀?保险理赔吧?不对,是保险理财吧?虽然你一言我一语调侃地很热闹,但是,并没有人勇敢地站出来承接这个业务,也没有人去探究保理为何物。当天快下班的时候,客管部工作人员只得无奈回绝客户,表示律所目前还没有接触过商业保理业务的律师。本来一个回绝的电话,短短几句就可以结束了。但那一天,那位保理公司的副总裁也饶有兴致,和客管部工作人员聊了好久。通话结束后,客管部工作人员自言自语,到底什么是保理呀?刚刚那位副总裁和深圳排名靠前的十几家律所都联系了一遍,居然都没有了解保理业务的律师。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保理,整个深圳律师界没有人懂?真的吗?如果现在开始研究保理,我会不会是深圳律师界最早开始开拓保理业务的律师?这个业务有没有发展空间呢?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些问题一直萦绕着张谨星律师。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每至夜深,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甚至在做梦的时候,他也在思考这些问题。

当时正是2014年初,新三板业务如火如荼,私募基金遍地开花,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现实业务,张谨星律师也刚刚开始从事新三板业务且已经承接了几个项目。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张谨星律师一直在思考如何选择与取舍,一边做着新三板的业务,一边思考着保理业务的开展。一天,张谨星律师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能再拖延了,必须当机立断。在途经莲花山公园的路上,他停下脚步,凝视莲花山顶的邓小平雕像许久许久,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我对保理难以割舍,但一切未知可否。两年,我用两年时间潜心研究保理业务。如若成功,我感恩今天的决定;如若失败,也不过是再一次从头再来,有何不可?

既然做了决定,就要坚决执行。张谨星律师开始搜集各类有关保理的资料,结合相关法律规定进行解读,并检索业内知名专家学者的著作文献。很快,在保理界的各类法律文章中,一个频繁出现的名字映在屏幕前—林思明。张谨星律师颇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感,立即与其联系,并经常请教、研讨遇到的业务难题,渐渐地,张谨星律师对保理的法律问题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随着2014年11月林思明律师加入盈科上海分所,双方之间的沟通交流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商业保理也陆续在天津,上海、深圳等地蓬勃发展起来。林思明与张谨星律师都意识到在盈科体系内组建一个专注于商业保理业务都跨分所专业律师团队已是大势所趋。双方一拍即合,即刻完成了盈科保理律师团队的组建,共同为全国各地的客户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

如今,盈科保理律师团队是国内律师界唯一一支专注商业保理的律师团队,而盈科保理律师团队这个名字,也逐渐被法律界和保理界所周知,得到了同仁的广泛认可。截止目前,团队累计为国内200多家保理公司担任常年法律顾问,其中,不乏一些国内大型保理公司,包括TCL保理、康佳保理、华西保理、鑫科保理、联合保理、宝凯道融保理、天翼保理等等。

深耕保理业务的期间,张谨星律师还担任了深圳市商业保理协会副秘书长,法律和风控专委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监事;全国保理专委会学术委员,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监事,天津市商业保理协会特聘专家讲师。同时,张谨星律师连续四年在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与广东金融学院联合举办的“保理与供应链产业学院”担任讲师,为保理行业培养专业人才贡献力量。

2015年至今,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深圳市商业保理协会每年度都为张谨星律师颁发“行业贡献个人”荣誉称号。张谨星律师非常珍惜这些荣誉,这不仅是对他个人贡献的认可,更是对盈科保理团队的认可,也是对当年那个站在莲花山顶,曾踌躇在人生岔路口的青年律师的认可。在张谨星律师的办公室背景墙上,挂满了他参加历次保理、供应链研讨会议的证件,他经常笑着说:这些证件见证了我在历次会议上,从后排的普通听众,陆续坐到前排,直到走上讲台的历程,我会一直保存这些美好的记忆,坚守在保理这块阵地。

六、青蓝相承 冬去春来

张谨星律师不止一次地向身边人言说:我对盈科始终怀有一颗感恩之心,没有盈科这个大平台,张谨星就不会在最适当的时候遇到保理;没有盈科这个大平台,张谨星就不会和林思明律师一起组建盈科保理团队,也就不会在今天作为百名大律师讲述自己一路走来的经历与感悟。还记得2018年盈科深圳管委会竞选演讲,张谨星律师言短意切地说:我对盈科的感情,可以用三句话来总结——平时能看出来,有事能挺起来,关键时刻能站出来。

张谨星律师竞选为盈科深圳管委会委员后,分管青年律师工作。在负责青工委工作期间,张谨星律师除延续惯例,组建盈科深圳第三期、第四期“青年律师研修班”外,还针对深圳实习律师考核现状,组建了实习律师培训班,对实习律师进行系统的实习考核辅导。在公益方面,盈科深圳与松岗中学合作,青年律师走进学校课堂,为学子讲解法律知识,指导模拟法庭竞赛。许多参加法治课堂的学子表示,大学一定要学习法律,毕业也来盈科做律师。

从一名怀揣梦想的法科学子,到一名优秀的执业律师,其过程定是融合了难以忍受的困苦、日复一日的重复与万籁都寂的挣扎。张谨星律师当年也是和广大青年律师一样,迷茫过、怀疑过、踌躇过,但最后都坚挺过来了。黑夜漫长而短暂,但总会有一缕阳光刺破黑暗,那便是灿烂的开放时刻。在谈到对青年律师的寄语时,张谨星律师只说了一句话:无论多难,不做逃兵;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

法律咨询电话: 400-700-0148

涉外业务咨询热线: 400-700-1516

Read More About Us

盈科中国区律所

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成员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