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热线  400-700-0148

盈科经典案例|羁押超过四年,经历四次判决,首犯无期徒刑终改判

——刘某某犯涉嫌贩卖毒品案

已被浏览2190

更新日期:2020-03-20

来源:盈科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根据XXX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刘某某于20141125日被XXX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1日经XXX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刘某某作为第一被告人。在案件材料显示,刘某某与丈夫顾某某(第二被告)涉嫌贩卖毒品案件,已经被公安部同意批复为公安部目标案件。

起诉书指控刘某某20146月至11月,共计4次贩卖麻果共计12060颗,冰毒50克,总计约1135.4克。其中一次在20141124日刘某某同丈夫顾某某开车从XXX地到XXX地时,将6060颗麻果卖给姚某某时,被XXX警方现场查获。

案件经一年的羁押后,第一次在XXX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刑事判决书,判处刘某某无期徒刑。刘某某不服上诉,XXX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听取了辩护人意见,核实看了全案证据后,作出二审刑事裁定书,撤销一审刑事判决书,发回XXX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2017年的629日和711日,XXX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同年的111日,再次作出一审刑事判决书,仍然判决刘某某无期徒刑,此时刘某某已经羁押在看守所近3年时光,由于判处无期徒刑在看守所的期间是不计算刑期的,因此,刘某某精神压力巨大,多次表示对司法公正缺乏信心。为此,辩护人除了积极在法律上提供有效辩护以外,也是积极安慰当事人。经过多次慎重考虑后,刘某某还是决定上诉。

2018年的111日,XXX省高级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对此案进行审理。在庭审辩护阶段,XXX省人民检察院的公诉人当庭认可了辩护人的观点,最终XXX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了二审判决,被告刘某某作为第一被告却成了唯一予以改判的,无期徒刑改判为有期徒刑十五年。                                                

律师策略

此案件涉及的毒品数量巨大,贩卖毒品案件中必须要认定毒品所有人,一审法院认定6060颗麻果由刘某某所贩卖,此点存在重大的一点。因此本案的诉讼策略为:

一、此6060颗麻果不应该认定为刘某某贩卖。公安机关的抓获经过说刘某某下车时提着一个白色塑料袋和一个红色单肩包,但是查获毒品的包装袋却明显是一个XXX地的连锁超市的蓝白色塑料袋。但是,刘某某之前根本没有来过XXX地,不可能会有该塑料袋,刘某某没有触碰该塑料袋,坚信上面是不会留有其指纹,对此可以对塑料袋采集指纹样本,是否留有刘某某的指纹。

二、姚某某的供词因为与刘某某有着明显的利害关系,存在着对立性,但是其供述中提到“刘某某提着一个装着衣服的塑料袋和红色女挎包上了我的车后排座位”,明显刘某某提着的塑料袋是装着衣服的。如果该批毒品是刘某某带上车,其在上车时应当会立即交付给姚某某,并且应当留下指纹。因此,不管是公安机关的抓获经过还是姚学兵的供述都清楚表明:刘某某都没有携带毒品上车。不能仅凭姚某某的供述就认定该批毒品由上诉人贩卖,证据不足。


法律文书

辩护意见摘要

一审判决认定刘某某贩卖6060颗麻果给姚某某完全是一种公诉方的主观认定,明显忽视多处客观有利刘某某的证据,没有做出客观公正的判断。

首先,该毒品是在姚某某车里被查获的,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理,姚某某的嫌疑是最大的,而侦查机关在没有其他证据综合证明的情况下,根据姚某某说“该批麻果是刘某某的”就认定该批毒品是刘某某所有,实属草率。

最显著的是,刘某某是在下车等待过程中被抓获的。如果刘某某是该批6060颗麻果的持有人,从正常行为上应该会是随身携带着毒品,到宾馆和买家查验毒品数量、交易清点和付款。而本案毒品查获时,包装完好,毒品依旧在姚某某车上,并且姚某某未携带大量现金,显然不符合逻辑常识。辩护人认为,案件全部证据都不能确认该批毒品是刘某某所有,因此一审对该起案件的认定是错误的。

其次,姚某某不是单纯的证人,其自己涉及该案件,与刘某某对车上毒品的实际所有人存在明显的对立关系。因此也不难理解其供述反复多变:起初被抓获时,面对公安机关提问:“你让刘某某到黄州干什么?”和“刘某某的麻果为何放在你车上?”都是以沉默相对,回避不答的;第二次姚某某供述其接触毒品是陈姓牢友给他,他给堂兄姚某某的;后来又说是准备卖毒品给山西人的,其供述之天马行空,完全无法采信。

最后,本起案件最重要的物证是装毒品及装毒品的塑料袋,该塑料袋居然在侦查机关的扣押清单上没有记录,但是通过现场的搜查照片可以大致看出装毒品的塑料袋是白色有蓝色字体或者是图案的,并且只装有毒品无混装其他物品。刘某某提到的“在黄冈公安机关审讯过程中,提及该塑料袋是黄州某连锁超市的购物袋”与上述情况是相符的。作为利害关系人的姚某某都陈述“刘某某提着一个装着衣服的塑料袋和红色女挎包上了我的车后排座位”,因此,装毒品的塑料袋最能证明毒品的所有人。侦查机关明显遗漏了对塑料袋的指纹鉴定。据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72条明确规定了:对与案件事实可能有关联的血迹、体液、毛发、人体组织、指纹、足迹、字迹等生物样本、痕迹和物品,应当提取而没有提取,应当检验而没有检验,导致案件事实存疑的,人民法院应当向人民检察院说明情况,由人民检察院依法补充收集、调取证据或者作出合理说明。在本案多次庭审中,辩护人多次提及该塑料袋指纹鉴定问题,公诉方对此一直没有予以说明,为此,公诉方应该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法院不应该认定该批毒品是刘某某所有。

案件结果

 二审法院认为对刘方春量刑不当,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护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三款、第七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八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XXX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第一项。

二、刘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没收个人财产十万元。

典型意义

要以贩卖毒品罪定罪量刑,必须对毒品的来源,交易的地点,毒资的流向等具有充分确实的证据,并且对所查获的毒品必须进行符合规定的鉴定检验,公安机关在毒品案件的侦查过程中往往会疏忽对毒品的鉴定检验,从而导致所得出的鉴定报告违反程序,对于毒品数量的认定具有很大随意性。因此,在办理毒品案件时往往可以从毒品的鉴定检验程序着手,寻找突破点。

律师点评

 作为一起历经四次审判最终改判的刑事案件,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因为办理案件不细致,丧失了最初确定具体毒品所有人的机会,同时由于在抓获犯罪嫌疑人时,应该按照相关办案规定对指纹、DNA等客观证据予以锁定,尤其是装有毒品的白色塑料袋。在公诉阶段,公诉人仅仅依据相对人的口供即认定刘某某是毒品所有人属于孤证,达不到刑事案件法定的“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为此,XXX省高院在第一次发回重审中就意识到该问题的存在。但是由于第二次一审,仍然未有得到纠正,最终才由高院高检的共同纠正的第四次庭审。

作为一名辩护律师,我个人认为一份让公诉方和被告方都信服的判决、一份让群众都认可的判决是要同时具备如下特征:讲理透彻清晰、判决于法有据、又兼顾社会效果。因此,希望与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共同实现每一件案件的公平与正义。该案件被湖北省律协入选为2019年典型刑事案例。

律师简介


胡明波是盈科荆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大学毕业后先在中央部委直属单位担任四年公务员。2007年一次性通过司法考试后正式成为执业律师,2018年成为北京盈科(荆州)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执业期间办理了多起重大刑事案件,擅长办理:刑事辩护、公司法务、经济合同、交通事故、婚姻家庭。崇尚法律,从细节入微着手,找寻可辩点,维护当事人的合法利益。                                   


法律咨询电话: 400-700-0148

涉外业务咨询热线: 400-700-1516

Read More About Us

盈科中国区律所

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成员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