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热线  400-700-0148

盈科首届百名大律师| 陶慧泉:归来

已被浏览4098

更新日期:2020-09-08

来源:盈科律师事务所

2020年4月6日,告别了焦虑不安的父母,带着妻子塞满一箱子的酒精棉片、口罩、一次性医用手套、84泡腾片,还有耳畔不停回响的不能摘口罩、戴好护目镜、用酒精棉片擦手消毒的叮嘱,怀着一些忐忑,一些对前途的茫然未卜,我还是毅然决然的踏上了旅途。目的地,武汉,新冠疫情的中心。

往日熙熙攘攘的北京西站,广场上竟然看不到几个旅客,售票大厅依然关闭,进站口只有一个开着,为数不多的旅客自觉的间隔一米,默默有序的依次进入。为了不在候车厅人群较多的地方过多停留,我掐好了时间,进站后直接检票上了车。这是一趟发往广州的Z字头普通客车,我特意选择了一个高级软卧,避免高铁上封闭环境下人群较多。果然,整节车厢14个包厢,只有我一名旅客。包厢里面有卫生间,除了上车和点餐时和列车员有交流,在包厢里就是一个独立的隔离空间。

放好了行李,摘下手套、口罩、护目镜,去卫生间洗了手、脸,奔波了几个小时,终于可以坐到沙发上静静的望着车窗外面,站台上除了列车员,看不到其他旅客,虽然是晴天,却感觉有一层蒙蒙的薄雾,衬得太阳有一些惨白。伴随着火车“哐当、哐当”起步开行,我的思绪也飘向了远方......

01、隔离

2020年1月21日,我一大早上就携妻带儿赶到了武汉站,还有几天就过春节了,回北京老家过春节,是一年一度的行程,也是提前一个月就安排好的。车站里人头攒动,进站上车的人已经排到了车站外面,彼时外界对武汉爆发新冠疫情已经传的很严重了,而武汉人却对此似乎并不太在意,甚至有些人连口罩都没有戴。过了进口闸机,看着拥挤的人群,许是冥冥中有人指示,我做了一个后来看起来非常重要的决定,把订好的二等座换为人员较少的一等座,(后来收到大数据信息,原来的二等座车厢果然有确诊感染者)。

坐上车,刷手机,首先看到的是钟南山院士明确提出武汉疫情已经出现了人传人,处于疫情爆发的起始阶段,中央领导对武汉疫情防控做出重要指示,我原本放松的心情陡然一紧,突然明白了疫情可能随时对每一个人都带来威胁。果然,刚到北京西站,就收到了在医院工作的姐姐打来的电话:你们回到家就不要出门了,哪里也不要去,我们春节都不能回去,也不能和你们见面,如果见面我就不要到单位上班了,自己在家隔离。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有些发懵,只是机械的回答,好吧。儿子则突然的气愤起来,哼,不见拉倒,我们回武汉去!孩子每年都非常渴望着一大家人一起吃团年饭,到处走亲戚拜年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我拍拍他的头,但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只是意识到,目前减少和别人的接触、做好自我防护是非常必要的,不能再乘坐公共交通,于是直接联系神州租车,租了一辆小车一家三口直接开回了延庆的家,开始了漫长的居家隔离。

02、战疫

2020年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至暗时刻。

武汉被按下了暂停键,全中国进入了“战疫”。我每天看着电视、头条等新闻媒体的播报,武汉的疫情开始大规模爆发,“年”终于还原了它狰狞的怪兽面目,没有欢乐祥和,没有团圆欢聚,每天都被一串串不断攀升的确诊数字带来的恐惧所笼罩。武汉各大医院人满为患,病人为求一张病床到处辗转,而街道上则空旷冷清,整座城市一派沉寂。全国各地、部队的医生们白衣执甲,驰援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16座方舱医院迅速的建立起来,为了抢救生命,人们不避风险日夜奋战,我的心情也每天在悲伤和感动中跌宕起伏。

时间转眼到了正月初七,预定春节假期结束,应当返回武汉开始工作的日子,可武汉显然已经回不去了。盈科北京总部成立了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武汉分所也迅速成立了领导小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各部门主任利用微信群对全体律师进行每日安全接龙,密切关注我们每个律师的健康状况。同时,号召律师们在做好自我防护的前提下,力所能及的为战疫做贡献:有的律师参与社区志愿者活动,做小区值守,为隔离人员分发蔬菜;有的律师在武汉参加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车队;有的律师在农村老家参与组织蔬菜、粮食等物资,支持疫区。盈科武汉党委的高芳、罗晓春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冒着风险,把盈科全国律师捐助的物资送到老年福利院,盈科武汉律师再次证明了危机时刻的责任担当。

既然疫情让我们只能呆在家中,那就顺应情势,管委会、青工委等部门开启了网络课堂、线上直播、线上工作乃至线上联欢会的多种线上活动,凝聚力量,保持组织运转和律师的工作状态。学习是律师一辈子的工作,疫情防控正好给了我们安静充电的机会。我首次尝试了直播讲课,为大家进行了学习最高人民法院九民会纪要合同部分的直播授课,吸引了全所200位律师在线收看,其后,其他律师也定期开展了讲课直播。因为去年当选了武汉市律师协会民事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受疫情影响,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许多医疗纠纷、房屋租赁纠纷、防疫物资供应纠纷、各类合同履行纠纷等,我召集民专委的几位副主任,分工合作,编写了两期近5万字的疫情期间法律问题解答,在武汉市律师协会的微信公众号上进行连续刊发,为社会公众解决法律问题提供参考方案。

疫情防控逐渐变成了一个长期的状态,从一月到二月,再到三月,我们期待的2月复工、3月复工,都没有实现,但情况是在逐步好转了,我回归武汉的心情也越来越强烈。盈科武汉2020年面临着原办公地点租赁到期,需要搬迁新址。同时,还因为管委会主任老李在春节前已经明确要求退休,我已被总部授命组建新一届合伙人管理委员会,即将肩负起400人大所的管理责任,今年的工作任务、律师事务所的组织调整、人员稳定和规模化建设、业务的维护和拓展等等,在疫情影响重大而深远的背景下,每一项任务都是那么繁重而紧迫。于是,不顾年迈父母的担忧和反对,在武汉宣布接受旅客列车到达武汉的第一时间,我预定了返回武汉的车票,踏上了归途。

03、重启

2020年4月8日0时,封城76天之后,武汉宣布重启,标志着抗疫之战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也是在这一天,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召开了股权高级合伙人大会,全体股权高级合伙人共同推选了管委会委员候选人,再通过线下和线上投票的方式,选出了第四届合伙人管理委员会,我当选为合伙人管理委员会主任,并带领新一届合伙人管委委员会进行了庄严的宣誓,要带领全所律师继续推进律师事务所规模化、专业化建设,让盈科武汉分所继续保持在武汉当地律师事务所的头部地位。随即,我们召开管委会第一次会议,对律师事务所的工作进行了细化分工,按照市场战略、业务指导、执业纪律、人才战略、文体发展、青年工作、党群工作、内控管理等进行了业务分工,使得每位委员对工作目标、工作计划有着清晰的思路。其后紧锣密鼓的对全所31个部门的年度任务进行了分解,力争抢回因疫情影响受到的经营损失。

搭好班子,明确目标,管委会率先行动起来,在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把执业纪律委员会、业务指导委员会、文体委员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品牌战略委员会、女律师工作委员会、业务内核委员会等一系列工作机构迅速的建立或完善起来,吸引了所里大部分骨干律师加入,形成了系统的工作机制和制定了各方面的工作计划和方案。

万事具备,只欠行动。没有在武汉这个全世界瞩目的疫情中心,不会知道疫情对人们的伤害,尤其是那种对疫情的恐惧有多么的严重。律师事务所所在大楼的周边曾经有很多的餐馆,但是在四五月份很多都没有开门,因为没有人敢到武汉来,餐馆开了,也没有生意。律师们也一样,一方面社区、街道有要求,每天只准10位律师预约到所里办业务,来了也是办了事就走,也不敢在所里多做停留。法院的法官们大部分都在下沉社区,偶有开庭也全部在网上。拜访客户,基本上小区、单位都实行严格的防控措施,多半是见不到人的状况,所有的工作除了线上,线下基本是停滞的。

印象非常深的一件事是,因为到五月中旬健身房都没有开放,我早上去东湖磨山公园爬山,那时已经有一些市民都开始晨练了,因为天气太热,我爬山时取下了口罩,不小心鼻子里面吸进了一些樟树的花粉,于是连打了两个喷嚏,前面离我5米多远的一对夫妻听到声音后如闻鬼叫,把腿就跑,女人嫌丈夫跑不快,还大声呵斥他,快跑,那个人没戴口罩打喷嚏。而我身后几米远的一个奶奶推着小孩儿原本跟着后面走,听到打喷嚏连忙推着孩子掉头就走,我甚至没有办法解释,只有尴尬的把口罩赶紧带上。

面临这样的状况,想组织任何活动,想通过活动把大家的心思收拢回来,让大家走出阴霾,重新回到正常工作的轨道,无疑是难上加难的事情,空有组织、规划,却是没有办法落地。

2020年4月26日,武汉最后一个重症病人出院,新冠患者清零!同时武汉市已经连续多日没有确诊患者,只有少数无症状感染者,办公室周边的餐饮逐步开业,虽然不能堂食,但毕竟是在逐渐恢复了。为了让律师事务所早日步入正轨,管委会研究决定,对律师进行全员核酸及血清抗体检测,同事们彼此知道健康状况了,也就可以安心上班了。事实上,武汉市也正是在集中的10日内进行了全市1000多万人的核酸检测后,才正式在6月份全面复苏。

5月中旬,武汉市气温逐步升高到30多度,夏天就要来了,经过了全所员工核酸检测后,律师事务所进入了正常办工状态,但是,没有空调的大厦就像是一个蒸箱,光是坐在那里就开始冒汗了。大楼物业组织了工人对空调进行清洗消毒,但仍然不能开放,所里律师笑着问我:你个胖子不怕热吗?我知道这是一种委婉的责问,于是直接给物业公司经理打电话,他们讲了一些疫情防控要求啊,还没有取得防疫安全合格啊等大道理,并说,如果出了问题要整栋楼封闭的。我质问他,政府已经要求开放办公室场所了,如果大家在办公室上班时中暑了是不是要他们负责呢?虽然言辞激烈,但经过沟通,第二天大楼开放了空调,我们的办公室终于可以像往日一样正常办公了。

因为身兼武汉市律师协会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的职务,在做好律师事务所的防疫、复工、重启工作的同时,我一直带领着民事专业委员会的同事们积极的开展各项工作,疫情期间主导编写两期疫情防控问题解答,4月份返回武汉后,又参与武汉市政府复工复产顾问团的工作,编写复工复产法律问题指南,到产业园区现场为企业进行法律咨询。六月份以后,又将工作重心转到《民法典》普法宣传上来,配合电视台录制节目,为普法办创作短视频进行以案释法的100件案例脚本编写,作为评委参与武汉市律师民法典宣传短视频大赛,并组织了疫情以来武汉市律协的第一次大型线下线上民法典合同编宣讲活动,线上收看人数达到了5万多人次。接受一个职务,做好一线工作,彰显一份责任,我想这是一个律师最好的职业担当吧。

04、归来

再深重的苦难,也终将被我们努力向前的脚步甩到身后!

进入到6月份以后,所里有了第一次的篮球比赛,有了第一次的模拟法庭,有了各专委会、大部门高频次的线下线上会议,我也有了在武汉海事法院和省高院两天三案的紧张开庭,有了伴随出差的多次核酸检测。全所律师都开始了正常的到岗上班,连续几个月的业务创收也恢复到了历史最好的水平。

2020年8月28日上午9点18分,全体股权高级合伙人律师齐聚我们的新办公室装修工程现场,大家欢声笑语,举行了欢乐的装修工程开工仪式,我和执行主任高芳女士共同举锤敲响了开工的序章,一锤,平安顺心;二锤,万事顺利;三锤,开工大吉!伴随着大家的掌声和呐喊声,我们仿佛看到一个新的画卷正逐步展开:新的办公室将有上下四层近6000平方米,可以容纳700多名律师和员工办公,律师事务所的硬件设施和规模将在行业中继续保持领先地位,同时,我也坚信未来几年律师事务所的综合服务水平和市场占有率一定会有着更大幅度的提升。

开工仪式完毕回到办公室,几位律师已经等在办公室,为了一个银行项目的入库,大家都竞争要求作为项目负责人,管委会主任成了各方的协调人。我深深的意识到,随着律师的成长,客户越来越集中到政府机构、央企国企以及大型民营集团公司等大客户。目标市场的提升,明显的带来了所内冲突和竞争的情况,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十分令人欣喜的,说明我们律师事务所的专业能力在不断增强,我们正实实在在的成为一家高端商务型律师事务所。我强烈意识到,如何将律师事务所的制度建设进一步完善和深化,是理顺无序竞争的最重要的保障手段,律师事务所的招投标管理办法、业绩使用管理办法、大客户备案公示制度等已经摆在案头,不过只有晚上加班修改了。

下午两点半,律师事务所刑事模拟法庭正式开始,我们发挥了盈科湖北区域一体化的优势,邀请荆州分所从法院法官退下来的律师作为审判长,有检察院工作经历的律师作为公诉人,荆州及宜昌分所的管委会领导,同时也是有检察官履历的资深律师作为点评嘉宾。在两个小时的模拟开庭时间,在审判长的节奏控制下,控方和辩方进行了精彩而激烈的交锋,对于全所年轻律师是一次难得的业务学习和提升机会,大家都说和在学校时组织的模拟法庭活动完全是两种情形,感觉就是真的在开庭。

晚上,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开车缓缓驶过熟悉的武汉长江大桥,看两岸霓虹闪烁,灯光秀美轮美奂,江滩公园里人们或走或坐,或歌舞欢笑,历经苦难仍然快乐生活,大江大河的英雄城市,更有英雄的人民。想起在盈科百名大律师演讲时的感悟,大律师并不是做大业务、大案件就可以成为大律师的,是要有大胸怀、大责任、大奉献才可以称其为大。

希望有一天,我能对所有盈科人说:我自豪,我为盈科拼搏过!

法律咨询电话: 400-700-0148

English Service: 400-700-1516

Read More About Us

盈科中国区律所

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成员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