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热线  400-700-0148

盈科国际|新闻周刊(2020.6.7-6.14)

已被浏览1438

更新日期:2020-06-18

来源:盈科律师事务所

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英国成员所Memery Crystal CEO Nick先生和Lesley女士获得《Best Lawyers》杂志“最佳律师”荣誉称号

《Best Lawyers》杂志于6月9日公布了第九版“英国2021年度最佳律师”的获奖名单。在此次获奖名单中,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英国成员所Memery Crystal 律师事务所 CEO Nick先生荣获了公司法和并购法领域的“最佳律师”的称号;Lesley女士获得了公司金融执业领域的“最佳律师”的荣誉称号。

《Best Lawyers》杂志作为法律执业指南,经过30年的发展,目前已在近75个国家或地区发布,在全球拥有超过1700万读者,并仍在进一步扩大在国际领域的影响力。此次评选有5331名律师入围,评选范围涉及到35个城市和地区,83个执业领域。

Nick Davis

Nick是Memery Crystal的CEO。在最新一期的英国The Legal 500的采矿与矿产领域获得赞誉。Nick专长于收购与出售公私企业和跨境交易。他同样精通于企业交易,包括在AIM和官方交易所上市。他在代理公司,作为提名顾问,经纪人以及对海外企业在主要和次要市场上市方面有丰富经验。

Nick是伦敦证券交易所AIM顾问团唯一入席的律师。他也经常作为演讲人,最近在Butterworths会议上作了关于AIM规则和法律的演讲以及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和北美地区作了无数次的演讲。除在Chambers UK和Legal 500 UK榜上有名之外,Nick被Who’s Who Legal Mining 500选为世界领先从业者之一。

Lesley Gregory

作为Memery Crystal律师事务所为数不多的几位女性领导人之一,Lesley律师一直致力于扩大该事务所的国际业务,并鼓励建立一种注重多样性和核心价值观的内部文化,同时她也是顶尖的公司业务律师。她是钱伯斯英国(Chambers UK)AIM排名“1级”的仅有的五位律师(也是唯一的女性)之一,也是公司/并购领域中等市场中唯一一位排名“1级”的女性。

她的专业领域为资本市场,包括上市和二轮融资。她为公司、保荐人和股票经纪人等提供法律咨询,并为来自美国、加拿大、南非和澳大利亚的英国和跨国公司(包括Petra Diamonds Limited和Gaming Realms Plc)提供法律服务。Lesley律师还为成长中企业设计多种融资架构,例如为公司和俱乐部设计可零售的公司债券。此外,她还为公共和私营公司的收购及跨境交易等业务提供咨询。

律所简介

MemeryCrystal是一家位于伦敦的国际性律师事务所。Memery Crystal的宗旨为在提供专业法律服务的同时,以客户具体商业目的为大前提,协助客户达成最终目的。Memery Crystal所提供的法律服务由合伙人牵头,主动了解每位客户的需求及相关背景,为客户切实有效的解决问题。Memery Crystal为英国企业向海外投资、海外企业向英国投资及所有受英国法管辖的协议提供协助。


盈科国际“全球视野”系列讲座 第九期――韩国的外商投资政策 成功举办

2020年6月13日(周六),盈科国际成功举办了第就期“全球视野“系列讲座,本次讲座的主题为--韩国的外商投资政策。

主讲人

1.   祝翠瑛盈科韩国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学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学士、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硕士、 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博士

专业领域:外商投资、境外投资、知识产权、反不正当竞争、特许经营、涉韩诉讼仲裁等

祝翠瑛律师主要执业领域为外商投资、 境外投资、知识产权、反不正当竞争、特许经营、涉韩诉讼仲裁等。祝翠瑛律师在外商投资领域有着丰富的业务经验,先后为韩国JIU株式会社、ZEPLUG 亚洲有限公司、韩国ISON株式会社、韩国EcoBizNet株式会社、 韩国DSIT ONETOUCH 株式会社等外国投资商在华投资提供合作合同起草与审核、外资企业设立·变更·清算、资产出售等相关法律服务。

祝翠瑛律师在知识产权、反不正当竞争、特许经营领域也积累了丰富的业务经验,先后给诸多中外企业及个人提供了上百起商标版权注册、商标异议、商标无效宣告、商标维权、专利维权、版权维权等知识产权领域法律服务。并给咖啡品牌、快餐品牌、化妆品品牌等领域的多家中外企业提供了特许加盟领域的常年法律顾问服务及专项法律服务。

祝翠瑛律师在涉韩投资、涉韩诉讼仲裁领域的业绩尤为突出,通过与韩国律所合作,多次成功代理了中国仲裁裁决在韩国的执行案件,多次协助中国客户在韩国以诈骗、职务侵占等罪名成功起诉对方当事人,并成功代理了多起赴韩投资案件。

祝翠瑛律师自2019年7月开始筹建与运营盈科韩国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韩国企业投资中国提供一站式法律服务及为中国客户赴韩投资提供桥梁作用。

2.  梁广植 韩国光阳湾圈经济自由区招商局外资处中国处长,经济学博士

学历

韩国外国语大学中文系毕业

韩国汉阳大学国际大学院中国学硕士毕业

中国山东大学商学院产业经济学博士毕业

经历

国土研究院建设经济研究室研究助理

宝高经济研究院中国组长

驻青岛韩国总领馆经济科研究员

(现)韩国光阳湾圈经济自由区外资处长


时事聚焦-后疫情时代,科技初创公司要面临的8个关键法律问题(上)

本文作者:Brian Matlock等

有人说,资本、人才和知识产权将会成为企业在后疫情时代获得成功的关键因素。

事实上,这三个关键因素正在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为科技初创企业提供服务的外部律师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帮助客户做好准备,以吸引、留住并不断发展资本、人才和知识产权——在新经济中获得成功的三大基本要素。

在经济困难时期,你必须一击即中。

也就是说,科技初创企业需要寻找的是优秀的律师帮你打好法律基础,包括知识产权和专利,公司结构和企业融资,劳动法和争议纠纷。

初创公司可能还会有其他许多不同领域的法律服务需求,但你应该从解决这些基础法律问题开始,为未来的发展和成长打好基础。

初创公司需要找到一家擅长在这些领域中为处于初创和快速成长期的科技企业提供综合性法律服务、同时还具备丰富跨境交易经验、拥有创新意识和能力的律所。

在新经济时代,市场最终会将赢家和输家分成两个界限清晰的阵营——在这其中法律参与的成分或许并不多,但那些活跃的初创企业的律师可以做的事情并不少,他们可以帮助自己的客户在创业的早期阶段就为大获全胜做好充分准备。

律师最重要的作用是确保初创企业不要踩入“法律雷区”,特别是那些会影响公司融资能力、导致创始团队无法有效激励管理层、让公司无法获得或者保护重要知识产权的“大坑”。

初创企业需要注意和避免的法律问题数不胜数,因篇幅所限,本文将会主要讨论其中8个相对常见又容易规避的问题,分为上中下三篇加以分析和说明。

一、遵守公司设立及治理要求,并妥善保存公司记录

初创企业最常见的错误之一就是没有妥善保存有关公司设立、治理架构以及股权分配的正式记录。

不妥善保存相关记录可能会导致股东/创始团队成员/合伙人对债权人承担个人责任。

“刺破公司面纱”原则已经被美国大多数州的公司法认可。

根据这一原则,如果法院认定公司缺乏独立意志,只是充当了股东的替身,并且出现了公司与股东资金混同、在重大交易中不能行使公司权力、公司资金严重不足的情况,就可以忽略公司的有限责任的“外壳”,允许公司的债权人直接向公司的股东主张债权。

法院在审理这类案件时参考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公司是否留存了完整的记录以表明对公司形式的尊重。

所有类型的法律实体都可能会面临的另一个更严重的潜在风险是没有妥善保存股权分配的详细记录。

没有什么比搞不清楚一家公司的股权是什么分配的以及谁持有多少股份更不利于IPO或者风险融资的事情了。如果没有妥善留存股权和期权分配的正式记录,这种风险极高的事情就很有可能会真实发生。

妥善保存公司的股权结构表和股东名册至关重要。

初创公司有时喜欢向新成员口头承诺出售部分股票或给出期权,这种做法可能会给公司的未来埋下巨大隐患。

如果没有一开始就准确分配、说明股权和合伙权益的分配比例或者没有妥善保存相关记录,类似的问题也可能会发生在有限合伙、有限责任合伙或者有限责任公司身上。

公司必须确保股票发行符合法律要求且与公司治理文件的内容相符。有些州的公司法对股票的对价方式做出了限制。超过法定股本的股票发行和期权承诺不只会让企业陷入尴尬,还有可能让企业暴露于严重的法律风险。

有时,初创企业的投资者、创始人和创始团队及员工之间的股权分配确实非常明确,但这些股权涉及的相对权利却未必清晰。

一份好的股东协议对股东形成合理预期以及公司做好出售股权的准备都大有助益。

股东协议应当明确规定由谁选举董事会,在什么情况下、通过什么方式可以接纳新的第三方成为股东。比如,通过从现有股东手中购买股份或者其他方式。

对此,我们的建议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初创企业应该起草一份质量尽可能高的股权买卖协议。你可以联系自己的律师并询问相关法律文件是否能对你的情况起到帮助作用。

除此之外,在协议中设置领售权条款(drag-along provision),允许控股股东迫使所有其他股东以与控股股东同样的条件和时间向第三方出售其股权,也是让控股股东免受持反对意见的少数股东干涉的情况下出售公司股权及资产的有效手段。

二、只向合格投资者出售公司证券

最近,证券法规的内容发生了不少变化,这些变化主要涉及《1933年证券法》中的《创业企业融资法案》(JOBS Act) 、直接配售、A+迷你IPO规则,并放宽了普通询价和对合格投资者(accredited investors)的限制和要求。

不过,证券法对早期股权融资环节的放松有可能反过来成为困扰初创公司的难题。此外,在如何向“未被认可的投资者”出售公司证券方面,相关法律仍有严格要求。

在向私人投资者筹资时,大多数初创企业会严格遵守《1933年证券法》D条例、S条例或新A+条例中关于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有关规定。

目前,D条例、S条例或新A+条例对向“未被认可的投资者”出售证券施加了极为严格的限制条件。

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看来,未被认可的投资者往往是不够成熟,在购买股票时需要被给予特殊保护。

D条例第501条对“未被认可的投资者”定义是:

未被认可的投资者不属于下列任一情况:

担任股票发行机构的董事、执行官或普通合伙人;

与配偶的共有净资产超过100万美元;

近两年个人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或与其配偶年收入总额超过30万美元,且可以合理预期在本年度将达到相同收入水平。

在涉及100万美元以上的证券发行中,D条例要求公司向未被认可的投资者提供与公司及其拟出售证券有关的详细书面信息,提供信息的类型和内容取决于发行的规模。

对于较大规模的发行,要求披露的内容相对广泛且复杂,与公开发行股票的要求类似。

虽然D条例、S条例及A+条例并未禁止向未被认可的投资者出售证券,甚至放宽了向其出售证券的某些限制,向未被认可的投资者出售证券仍比与向合格投资者出售证券复杂得多。

这极有可能导致部分公司在发行文件中出现疏漏和错误。

虽然根据《证券法》第4节第(2)条的豁免规定,非公开上市公司可以不受D条例、S条例及A+条例的限制、合法地向未被认可的投资者出售证券,但这种出售行为并非完全没有风险——如果公司未来决定上市,这种出售行为就有可能变成“自找麻烦”。

公司在向未被认可的投资者出售股票时很容易会出现技术性违法行为,这些违反《证券法》的行为可能会导致公司在IPO或以后的融资中遭受沉重打击。

在IPO时, SEC会仔细研究拟上市公司之前发行的所有股票,如果发现任何违反证券法的情况,则会要求其立即采取行动予以纠正。这些纠正和补救措施可能会推迟、延缓甚至扼杀公司的IPO计划。

一般来说,初创企业应当尽量避免在公司成立早期阶段向未被认可的投资者出售证券。

当公司以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出售证券时,应该主动要求每位投资者完成投资者问卷调查以核实投资者是否已获认可。

三、聘用掌握竞争对手商业秘密的前雇员加入团队

新经济下的劳动力流动性很强。在某些行业,几乎不可能完全避免聘用曾为竞争对手工作过的员工,这也逐渐成为很多行业的普遍现象。

在大多数情况下,聘用竞争对手的前雇员并不是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大事。但如果你聘用的人曾经接触过竞争对手的商业秘密,就可能给你带来麻烦。

你可以采取一些有效的预防措施,大幅降低竞争对手因人才流失倍感痛苦而愤然起诉你并获得胜诉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你应该在公司内部设置一个清晰明确的标准入职流程。每一个新入职的员工都要完成相同的流程。

在聘用行业资深人士之前,公司可以采取的最重要预防措施就是调查拟聘用的员工是否受到有利于前雇主的限制性条款的约束。

限制性条款通常可以分为两类:竞业禁止条款和保密条款。各州法律在对待竞业禁止条款的态度差别很大。

尽管竞业禁止条款在大多数司法管辖区都可以强制执行,但法院是否愿意执行某个具体的竞业禁止条款取决于很多不同因素,包括竞业禁止或者限制的时间期限、地域范围是否合理、前雇员的履约负担是否过重以及强制执行相应条款的公共成本等。

保密协议通常比较容易执行——尽管有时双方可能会在那些信息属于保密范围上有争议。

即使新员工不受任何限制性条款的约束,公司也可能因为拟聘用的新员工掌握了竞争对手的商业秘密而无法自由聘用他/她。

许多州的普通法规定,在双方终止雇佣关系后,前雇员仍有义务继续保护前雇主的商业秘密。

2016年,《保护商业秘密法案》(Defend Trade Secrets Act)获得通过,正式成为联邦法。

联邦法院针对这项法案的判例法仍处于不断发展和完善中,不过没有公司会希望因为招聘而惹上麻烦、卷入诉讼。

最近,有个别法院通过适用“不可避免披露原则”直接禁止公司聘用其竞争对手的前雇员。这些法院认为,雇员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会不可避免地披露前雇主的商业秘密。

适用这一原则的法院也已经注意到,不应将新雇员置于对新公司的诚信义务和对前雇主的诚信义务的矛盾和冲突中。

那些计划聘用竞争对手的前雇员的公司,应该仔细调整、规范新员工的工作范围和职责,降低前雇主援引“不可避免披露原则”提起诉讼和索赔的可能性。

另一种防范风险的方法是尽量不要直接挖竞争对手的“墙角”。

未完待续

Brian Matlock,盈科美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商事诉讼业务部主席。他的主要执业领域为诉讼与争议解决、专利与知识产权、公司法、证券监管、公司重组与企业破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法律咨询电话: 400-700-0148

涉外业务咨询热线: 400-700-1516

Read More About Us

盈科中国区律所

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成员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