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热线  400-700-0148

盈科经典案例|假集体企业通过重新注册有限公司的形式改制后的企业字号权承继问题

----中石化诉兰州长城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已被浏览2496

更新日期:2020-03-25

来源:盈科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1985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在第4类“润滑油”等商品上注册“长城”图文商标,1990年郝某个人出资,挂靠在街道办事处成立了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兰州长城化工厂,1997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注册“长城”文字商标,1999年“长城”文字商标被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审定为驰名商标,2005年,国家清理名为集体企业、实为个人工商户的假企业,郝某等人成立了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公司。2011年郝某注销了兰州长城化工厂。2015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长城”商标转让给全资子公司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发现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生产与其相同商品类别的润滑油产品,并使用与其享有极高知名度近似的包装、装潢,导致普通消费者对产品来源产生混淆。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认为,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公司将“长城”文字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进行登记,并使用与其享有极高知名度近似的包装、装潢的行为,侵犯了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长城”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提起诉讼,要求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停止侵权并变更企业名称。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系兰州长城化工厂改制而来,二者具有一脉相承的历史渊源,基于经营上的延续性,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继续沿用已经取得一定声誉和知名度的企业字号“长城”,具有正当性和历史性,不具有恶意攀附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长城”商标声誉及误导"的主观恶意。虽然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受让取得1985年注册的第238382号商标,但该商标为图形、文字组合商标,突出的是图形而未突出文字“长城”,无证据证实该商标在兰州长城化工厂成立时具有广泛的知名度;“长城”商标注册时间均晩于兰州长城化工厂成立时间。综上,基于历史因素和现实的使用情况,为维护公平竞争,应依法保护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在先权利人继续使用“长城”作为企业字号的合法权益。故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使用“长城”作为企业字号不侵犯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的三段两色设计并不具有独创性、显著性和唯一性,不能成为与其他同类产品相区别的标志,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不足以引起公众误认为是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生产的产品或存在特定联系。因此不构成不正当竞争。故判决驳回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律师策略

一审中,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主张其基于承继关系沿用了“长城”企业字号,并提供了所属地街道办事处提供的证明等证据材料,但我方认为,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于2005年4月注册,兰州长城化工厂于2011年7月注销,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与兰州长城化工厂共同存续6年,虽说两个主体办公地址相同、员工相同、业务相同,但不能证明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与兰州长城化工厂之间具备法律上的承继关系。第二,兰州长城化工厂本身属于名为集体企业,实为个体工商户的企业,其存在本身不具有合法性,不应当享有合法的企业名称权。第三、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享有的长城商标申请日期早于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及兰州长城化工厂注册成立的时间。兰州长城化工厂的成立本身具有攀附长城商标商誉的主观故意。故一审法院认定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使用“长城”作为企业字号不侵犯中国石化润滑油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亦不构成不正当竞争是错误的。


律师文书

代理意见(摘要)

一、大量事实证明,兰州长城化工厂设立侵犯他人在先权利。1990年,上诉人集团公司已经使用“长城”在润滑油行业作为字号,具有较高影响力,上诉人“长城”商标及产品具有较高知名度,兰州长城化工厂的设立已经侵害上诉人集团公司企业字号权、商标权,该行为具有主观恶意,不具有正当性。其后获得的荣誉均属于毒树之果,不应受到法律保护。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设立侵害了上诉人及集团公司的企业字号权、商标权,未作任何合理避让,登记行为明显具有恶意,而且上诉人与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完全同业竞争,不可能共存市场,已经造成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对上诉人及其商标的实际混淆。

二、兰州长城化工厂违反工商管理法律法规。自始至终所称的挂靠,其实就是“假集体”,相关人员相互勾结破坏市场经济获取非法利益。对于“假集体”早已由工商部门责令全面清理,尤其是与集体毫无关系的“假集体”就必须注销,但兰州长城化工厂直至2011年才得以注销,今天还发生相关部门出具证明告诉法院其违法了但需要保护,让人难以置信其背后人际关系网络及法律意识。这种违法设立的企业同时还侵害上诉人私权,即使兰州长城化工厂已经注销,违法行为得以终止,但始终应该坚持法律正义,确定该行为系违法,追究责任人法律责任。

三、原审判决法律适用及法理分析错误

首先、企业字号权、商誉不同于商标权(商标在先使用权)、商标知名度,前者不能被转让、不能被承继,企业字号权、商誉属于民事权利中的人身权,与自然人对应的民事权利为姓名权、名誉权。人身权,是指法律赋予民事主体与其人身紧密联系而无直接财产内容的民事权利。人身权是我国公民和法人的人身关系在法律上的体现和反映,指与人身相联系或不可分离的没有直接财产内容的权利,亦称人身非财产权。企业字号权、商誉作为人身权不能被转让或承继。人身权利与作为权利主体的自然人或法人紧密相连、不可分离。除依法律规定外,人身权不能转让。因此,原审法院认为,“长城”是兰州长城化工厂的企业字号,兰州长城化工厂在生产经营期间获得一定的成绩和行业认可度,其企业字号具有一定知名度(详见原审判决第21页第二段)。该认定即认可“长城”属于兰州长城化工厂的企业字号,具有一定知名度即为商誉。上述两个权利均属于人身权,随着权利主体产生而形成、消亡而灭失,兰州长城化工厂已经被注销,则其字号权及商誉随之灭失,不存在被承继。

其次,商标在先使用权可以被承继,商标权、商标知名度属于财产权或财产权益,可以被转让及承继。正如上诉人商标及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的“西域”商标均是受让取得。商标在先使用事实产生的权益同样可以被承继,但行为表现是商标性使用的标识而非企业字号,当然如果企业字号有简化使用表现为商标使用,该使用的结果产生商标(简化字号)在先使用权。因此,在原审庭审中,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的在先使用抗辩(详见原审判决第9页倒数第六行)其实是指字号在先登记,所以该抗辩即使成立,法律效果仅及于兰州长城化工厂。除非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有证据证明兰州长城化工厂的“长城”字号被作为商标使用形成了商标法规定的在先使用权,可以被承继到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

综上,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关于兰州长城化工厂的“长城”字号在先登记属于在先抗辩无法律基础,原审法院据此认为可以承继明显是商标法及民法通则的法律适用错误。

四、就字号权与商标权冲突而言,即使适用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的在先使用也不成立。在先抗辩成立条件包括:早于注册商标申请日、善意(早于注册商标使用日)及具有一定影响。就本案而言:首先,上诉人第238382号享有商标专用权,商标文字部分仅有“长城”二字具有识别功能应认定为主要部分,兰州长城化工厂成立日期晚于该商标申请日,法律上并未要求诉求保护必须具有知名度,更未要求原审法院所称“具有广泛知名度”。商标采用公示制度,商标公示视为在我国公开,且根据前述第238382号商标早于1990年具有较高知名度。其次,上诉人第1104325号商标、第4309069号商标虽然申请日晚于兰州长城化工厂成立日期,但根据前述“长城”二字商标早于1990年前就有单独使用,所以兰州长城化工厂成立日期晚于该两商标的实际使用日。最后,兰州长城化工厂成立之日并不具有一定影响力,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对此并未提交证据,所谓影响力证据也是在成立之后,所以可以确定在先使用抗辩在1990年无法成立。

五、上诉人商标早已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至今享有润滑油行业的驰名度是不争事实,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与上诉人商标共存市场已经造成事实混淆,不但不能加以区别,而且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产品故意放大使用企业字号、网页突出使用“长城润滑油”是毫无疑问的商标侵权行为。

六、在特有包装、装潢侵权方面,原审法院根本未查清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所提交各品牌大桶装装潢的使用时间、数量和范围就认定上诉人产品包装不具有独创性等,明显与事实不符,与在先生效判决不符,违背证据规则。上诉人诉求保护的装潢最早投入市场使用、范围也极广,具有独创性、显著性和唯一性,后来者包括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均是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

七、基于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侵权性质及上诉人商标、包装装潢的知名度应当责令其全面停止侵权行为及赔偿原审原告全部损害主张。

八、宁夏江水源公司等三被上诉人是专业润滑油销售且有销售上诉人产品,其合法来源抗辩因不能达到合理注意义务且自身有商标侵权行为,应当承担销售涉案产品的侵权责任。


案件结果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判断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其企业名称是否侵害中国石化润滑油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在于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主张其与兰州长城化工厂系承继关系、其使用在先的事实能否成立。本案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与兰州长城化工厂之间具备法律上的承继关系,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主张其与兰州长城化工久系承继关系的事实不能成立。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长城商标申请日期早于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注册成立的时间。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主张其基于承继关系沿用了“长城”企业字号,使用在先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故一审法院认定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使用“长城”作为企业字号不侵犯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亦不构成不正当竞争错误。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在其字号中使用“长城”二字侵害了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

二审法院判决:1、撤销一审判决;2、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立即停止使用“长城”文字作为其企业字号;3、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赔偿中国石化经济损失5万元。


典型意义

商标是企业的无形资产,其蕴含着无限的商业价值,因此不乏有些企业将他人注册商标作为企业字号使用,欺骗公众或引起公众误解,从而获取非法利益。这种违法行为扰乱市场秩序的同时,侵害了权利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但该案的判决可以让违法者望而却步,其对商标的保护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具有较强的典型意义。

回顾思考

竞争行为贯穿于市场交易活动的始终。市场经济主体只有通过公平竞争,才能实现真正的优胜劣汰。但是,作为有限理性经济人的市场主体,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必然会在竞争过程中采取非法的手段。如此,公平公开的竞争秩序会遭到破坏,最终势必会形成恶性循环,严重阻碍经济的持续发展。

本案中“长城”商标属于驰名商标,知名度广,影响力大,如果不进行相应的保护,就会使类似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浑水摸鱼,扰乱市场正常的竞争关系,影响品牌发展。因此,法院的判决对类似商标的保护起到关键作用。

另外,字号作为企业名称是最具企业个性及识别性的组成部分,我国应当加强立法,加强对获得驰名商标认定的企业字号的保护力度。以确保企业名称的排他性、识别性,营造健康有序的营商环境,保护合法经营者的知识产权。


律师简介


刘青,北京市盈科(银川)律师事务所股权合伙人律师,盈科律师学院银川分院院长。办理过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汤瓶八诊商标权纠纷、驰名商标红双喜”“小天鹅“长城”“小米”“永和豆浆”“的哥哈喜喜”等500余件知识产权类案件。代理的小米科技有限公司诉东方通信有限公司商标权侵权纠纷案件被评为中国法院2016年知识产权50件典型案例。

                                                                                           

法律咨询电话: 400-700-0148

English Service: 400-700-1516

Read More About Us

盈科中国区律所

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成员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