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热线  400-700-0148

盈科首届百名大律师丨刘晓安: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六周年感恩

已被浏览412

更新日期:2020-09-16

来源:盈科律师事务所

01、标签 头衔

2020年6月,我又获得一个头衔“盈科首届百名大律师”。

2020年,距离我初到盈科深圳已有6年,距离我入职深圳特区法院已有28年,距离我就读武汉大学法律系已有35年。2020年,是我跟法律同呼吸、共命运的第35个年头。

这些年来,我发自肺腑的努力向上,或者假装积极的奋勇争先。前前后后主动争取、也被动获得过不少头衔。在特区基层法院,曾担任过刑事审判庭庭长、民事审判第三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首届专家型法官。多次作为全国政法系统试点单位课题负责人,率先倡导并积极推行我国刑事审判制度(量刑规范化、轻微刑事案件快速审理机制)的司法改革。在盈科,现任盈科全国刑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盈科深圳管委会副主任、刑事法律事务中心主任。

我的虚荣心也在这个伟大而浮躁的社会和行业,时不时的冒个泡。近几年,除本职工作岗位上的头衔外,还努力地给自己添上了武汉大学刑事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司法案例研究中心研究员、西南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反恐怖犯罪研究中心研究员,以及广东省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理事、深圳市生命科学行业协会理事、深圳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仲裁员的标签。

或许,有人会觉得头衔标签皆是虚名,带着七分功利三分庸俗。我却觉得,大可不必排斥头衔。头衔,是一种信息标识,是社会和他人对一个人过往经历、能力、成绩的评判,头衔背后必须有实力,靠专业和成果才能支撑。于我而言,头衔更是一种增强自信和掩饰不足的盔甲或伪装网。

但同时我非常佩服那些看淡头衔的人。比如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封面上说:“我是一个庸人,就是极普通的中国人,并不是什么文人学士,只是偶然的关系,活得长了,见闻也就多了些,譬如一个旅人,走了许多路程,经历可以谈谈,有人说,’讲你的故事罢’。也就讲些,也都是平凡的事情和道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我,倒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庸人,时不时对拥有的这样或那样的头衔而沾沾自喜。

02、业务 业绩

我是一名律师,做律师就不得不提到做业务。

专业化是律师行业的必经之路,否则单就上百上千上万的各种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指导意见、参考案件,浩瀚无垠的法律海洋会将你深深淹没,严重缺氧,神经错乱。但是,对于自诩法律老司机、律师界新人的我,从一个万金油律师做起,还是必要的。因此,我是一个不怎么纯粹专业化的专业律师。

自我号称至少在深圳的执业律师中,唯一曾兼具刑事、民事两大诉讼领域庭长身份的律师。也基于此,我的律师业务闪亮登场,突出三大领域:刑事辩护与风险防控、重大民商事诉讼、公司法律事务。

身为团队带头人,主张和强调有效辩护,并非一昧的作无罪辩护。有的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在尊重被告人的意见基础上作无罪辩护,做不了无罪辩护的做罪轻辩护。也取得了不少有效辩护的成绩,有在侦查阶段撤案的,有在审查起诉阶段不起诉的,有在审判阶段作无罪判决的;还有变更羁押措施的,重罪改轻罪的;等等。办案专业能力固然是辩护成功的基础铺垫,但同时也得益于司法工作人员严格依法办案的工作素养,精湛深厚的专业水平、公正为民的司法情怀。

个人认为,看一名刑辩律师是否专业靠谱,绝对不是说任何案子到了他手上,都有办法做到有罪变无罪、重罪变轻罪、从重变从轻。就像我经常向当事人举的例子,律师的角色就像医生。患者的病是否有救不是医生说了算,医生能做的是为患者把脉,告诉患者病情轻重,提出准确、合理的治疗方案、有方向、有方法的治疗。一个专业的刑辩律师,就是能又快又准地分析预判案件的最终走向,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轻罪辩护,还是当事人认罪认罚、积极和解等争取从宽处理,提供中肯的法律意见。

民商事案件有输有赢。赢有赢的道理,输有输的原因。有的赢得侥幸,有的输得艰辛。就民商事而言,民事案件的法官也许会关注公平性原则,考虑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的平衡和对等。而商事案件,应当更加注重意思自治原则。一般而言,如果离开双方当事人约定协议的自愿性,过度关注和审查协议条款是否公平,则有违商事活动的本意。正如:交易有风险,签约需谨慎。

服务过政府、部队、学校、上市公司、中小微企业等几十家顾问单位,除了审核公司合同外,还参与商务谈判、日常咨询、提供法律意见等。对合同的审核尤为突出,做到能防范风险于前,挽回损失于后。因商机稍纵即逝,合同审核必须快速及时。虽水平、能力有限,有的顾问单位已四、五年,仍不离不弃。感谢顾问单位的信任和支持,理解与包容。

由于出道晚,总希望把失去的光阴抢回来。起得比公鸡还早,睡得比夜宵的摊主还晚,来律所比助理还勤。在盈科的这几年,业务从无到有,业绩从少到多。

我深知,如果希望成为一名有专业段位的律师,单单会做一些案件、一些业绩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在法学理论和实务研究上有一定努力。我就一直努力着,希望自已努力的做好每一单业务,同时也能成为学习型研究型的律师,这样才不辜负我的刑法导师马克昌先生、赵廷光先生等“珞珈法学”老师们多年的教诲。

03、学习 培训

我常常对别人说,我是一个爱学习的人。

早些年,为打好麻将、斗好地主,买了n多本书自学演练妄想提高技艺一战成名。对于赖以为养家糊口职业的法律,更是食不味甘、夜不能寐的各种学习。其中一种自以为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写专业文章、讲办案心得、搞业务培训。

2018年在惠州参加广东省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年会的参会论文《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问题探讨》获得二等奖,平生第一次在大会上作主题发言,倍感不易和惶恐。2019年12月,前往中山参加年会,参会论文《为网络赌博犯罪非法提供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行为定性浅析》获得了一等奖,更进一步。这篇文章也是我在办理案件时遇到的疑难杂症,如何对症下药手到病除的法理分析,充分结合了司法实务。2020年的年会在广州举办,这次就没有提交论文,一是担心再进一步却没有特等奖的奖项,二是担心评不上奖伤害到我爱学习的心。于是,我的心情很放松,在座位上愉快而热烈地鼓掌。

有感于在办案中几次遇到被告人认罪认罚案件,因被告人或辩护人在法庭上对部分事实、情节、罪名提出辩解,或者被告人在一审宣判后上诉,公诉人当庭变更加重被告人量刑建议或者愤而抗诉。“认罪认罚从宽”这个非常好的制度,控诉、辩护、审判三方为何相爱相杀,如何做到各得其所?于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下公诉权的泛滥与辩护权的萎缩---从被告人不认罪认罚加重量刑建议谈起》出炉,自以为还颇有些思考和一点点建设性的建议。

因为爱学习,组织律所的同事编写了《公司常见法律问题解答》一书,由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虽然从就读硕士研究生开始,陆陆续续已参与编辑了二十余本著作,但名字写在封面还是第一次。为此还像模像样的在律所召开一场新书发布会,讲讲出书的宗旨、心得。作用有二:一是感觉写文章达到了高潮,感觉签字达到了巅峰,满足一下小小的虚荣心;二是乘机赠出去一批书,避免卖不出放在办公室占地方。

后来才发现,对自己主编的书要有自信心。书其实卖得挺好的,据说深圳书城都有上架。受此鼓舞,今年已筹备编再写一部专业书籍,以刑事案件有效辩护为主题,预计在年底前定稿出版。

仅2019年就在深圳律协、政法机关、盈科体系、所内所外参加、举办了10余起法律讲座,从校园欺凌的法律防范到公司融资过程中面临的知识产权阻击问题访谈;从如何提高签约成功率,到怎样才能达到有效辩护。口水越来越多,脸皮越来越厚。普通话越来越普通,紧张的心越来越放松。

律师给人的印象往往都是能言善辩、条理清晰,殊不知这些印象都来自影视剧,而影视剧都是有剧本的。真正做到这样在任何场合都能有条不紊、游刃有余、凡事都能讲出点道理来的人,都来自无数次的发言锻炼。熟能生巧,是最简单也最实用的道理,我自己就深有体会:以前站起来发个言讲个啥啥的,脸红脖子粗,两句一哆嗦。现在随叫随说,不打草稿,张口就来,总能说个大一二三小123,人称刘三点。

总的来说,写文章、编著作、搞讲座的真正目的,在于倒逼自己学习、锻炼自己、提高自己。这也是我热爱法律行业的原因,它让你永远无法触及天花板。

04、业余 创作

喝酒和写诗,是我的业余爱好。

希望2020年起,这两项成为我的业余爱好。因为,我从心底已经烦透了这两个爱好。喝酒的后果之一,就是体检时全面三高,身体哪里有了不舒服,都搞得我风声鹤唳。写诗的后果之一,就是让别人知道了我这个当年的县文科状元的文学功底,实不虚传不过尔尔。

2019年初,我翻出珍藏多年的派克钢笔,沐浴着温暖的新年阳光,在记事本上郑重的写下两个大大的数字——“15”,告诉自己一年的喝酒次数不得超过15次。一般说来,越是郑重的,就越不可能是会实现的。果不其然,第一季度还尚没有翻页,我的指标就用完了。

2020年初,我再次在记事本上郑重的写下“15”这个数字,疫情来的肆谑,禁聚集的必要举措也帮我自动节省了不少喝酒次数指标,但随着复工复产,我的指标又很、很、很快用光了。

喝酒的理由总是很多,什么“人生得意须尽欢”啊、什么“人在旅途洒泪时”啊,什么“劝君更饮一杯酒”啊......喝的次数多了,定会有那么几次超量的。喝醉的理由也很多,什么“酒不醉人人自醉”啊,什么“人生难得几回醉”啊,什么“酒逢知己千杯少”啊......

喝酒的唯一贡献是,为国家的GDP,尤其是为家乡贵州、遵义的GDP作了一杯一壶的贡献,起码拉动了百分之0.00000n个点。为茅台股份的慢慢爬升,作出了跌一点涨二点的贡献。

写诗不是我的强项,但喝酒以后敢写诗,写得快是我的强项。当然,诗歌的寓意和用词总是那么的眼熟。诗句有时前句不搭后句,跳跃性太大。一口气写完了也不修改,其实也没办法和心思修改,噼里啪啦的就在微信圈发送了,充分体现了自写自乐、自发自嗨的特点。

有好事的朋友帮我总结了我的所谓诗歌的几大特征:1、时间段,相对固定在晚上8:30—11:59;2、状态,喝酒后微深醺但未深醉;3、形式,看配的图画说大白话;4、内容,过去、现在、未来;5、主题词,深南大道、朋友、喝来喝去、走来走去。翻开微信一一数来,2019年共有23首,2020年至今共13首,按此速度突破2019年总产量应该不是问题。但我写诗,总是无酒不成诗,控酒戒酒成为的我一大努力目标的情况下,今年疫情期间我又开发两个新爱好:一是写故乡与故人,二是写歌。

从2019年年底到现在,我的黔北乡场系列文已经更新七篇。当然都不是写于酒后微醺,而是在稀疏寻常的某些时候,突然思及故人、情绪翻涌、有感而发之时,我想到,如果我不写出这些文字,这些故人,这些名字,以后可能再也没有人提起。

也许,我所写的这些文字,在多年以后,会在某个时候某个场景被人翻阅,在关于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亲母亲以及邻居李婆婆的故事里,领略到大时代的洪流,看到黔北边陲小镇的风土人情,看到芸芸众生中小人物的生存、血性和情义。

文字是为了纪念,我相信,如果人有灵魂,我笔下的他们,在天堂也会知道或者感应到,我们一直没有忘记他们,会时时的思念他们。

写歌也是一项突发奇想、但尝试过便觉得可以长期可持续发展的爱好。认识的朋友恰好在做录音工作室,同他交流了下想要的曲目风格,填好词交由他编曲,一首歌《北纬n22度》就此成形。

自写自唱的业余爱好,从零基础开始,自然是比不上经过专业包装专业团队筛选出来的歌曲,但也深感不易和欣喜。歌曲在部分KTV悄然上架,有一次去KTV突然点播到,当旋律和歌声回荡在身体周围,那种亲切而羞涩的感觉难于描述。别的不说,自编自唱的曲目感觉就是不一样,每段旋律都那么优美而震撼、每句歌词都那么顺耳又妥帖。

05、告别 结语

每一缕目光 都自有温暖。

每一次经历 都自带喜欢。

法律咨询电话: 400-700-0148

涉外业务咨询热线: 400-700-1516

Read More About Us

盈科中国区律所

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成员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