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询热线  400-700-0148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成功举办综合律所刑事发展论坛(第九期)

已被浏览2375

更新日期:2020-08-24

来源:盈科律师事务所

2020年8月21日,由综合律所刑事发展论坛主办、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承办的第九期综合律所刑事发展论坛——《辩护律师视野下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的适用》成功在我所举办,吸引了来自沪、京、苏、皖、杭、绍等地近100名律师参加。

本次论坛根据刑事案件中认罪认罚制度适用的各种疑难问题,设置了六个版块内容,分别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律师辩护(业务)的影响、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适用中存在的问题及应对、“认”与“不认”的选择及考量因素、认罪认罚的内容、范围与适度适用、量刑协商中辩护律师的作为、认罪认罚以后上诉的选择及后果,全方位梳理和展现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的痛点、难点、辩点,引发了与会律师对认罪认罚制度适用的共鸣与深入思考。本次论坛由我所刑事法律事务部核心律师李少娜担任主持人。

盈科杭州执行主任刘春晓首先热烈欢迎了大家的到来,炎炎酷暑,各位律师同行仍不忘相聚交流学习,这是身为法律人的美好姿态。刘主任表示非常认同综合律所刑事发展论坛传达出的两个关键词:“专业”、“合作”,综合律所就律所整体而言是提供综合性的法律服务的,但就所内某一律师和团队而言一定是在某一特定领域追求极致专业的,而这份专业也将因为合作而更强大!不同专业团队之间的合作,不同律所之间的合作,团结会凝聚力量。2020年,转眼已到8月底,新冠疫情的影响、人工智能的发展、会计师事务所等其它机构进入律师行业,等等诸多变化让律师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变局之下唯有更专注、更专业,更开放的心态去合作才能保持竞争力,转危为机!

最后,刘春晓主任预祝在座的各位律师今后都能成为杭州、浙江乃至全国刑辩律师中的翘楚,期待大家与盈科有更多的交流与互动。预祝本次论坛能够圆满举办。

议题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律师辩护(业务)的影响

来自浙江圣港律师事务所的钱宇峰律师以刑事辩护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作用为索引,就认罪认罚程序进展中律师的角色、定位、职能变化、有效辩护的出路等内容做了精彩分享,其认为刑辩律师在认罪认罚过程中要正确认识自己的目的、不能一味地追求省时省力,提高效率,而要追求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这样认罪认罚适用过程中辩护律师才能更好的维护当事人的利益。

来自浙江奇沁律师事务所的张佳杰律师首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制定和发展演变过程,从立法价值中寻找该制度的目的,认为我们在处理认罪认罚案件的时候,要重视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工作,提高自身对案件结果的预判能力,增强对量刑的协商能力,树立风险防范意识,找到辩护的出路,既然认罪认罚是大势所趋,就要合理利用这一制度积极开展辩护工作。

议题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适用中存在的问题及应对

来自北京大成(杭州)律师事务所的夏雪东律师分享到:由于认罪认罚的主导机关是人民检察院,该制度存在“过度适用”的问题,尤其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案件和行为不能评价为犯罪的案件两类案件,检察院如若积极推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容易产生错案的风险,被人民法院推翻结论,同时辩护律师还可能会被当事人投诉。因此辩护律师在认罪认罚过程中应充分告知其自己的辩护策略和认罪认罚的后果,让当事人做出选择。

至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律师所面临的辩护空间狭小,尤其是量刑辩护的欠缺等问题,这样的情况辩护律师应“快、全、准、例”,提醒检察官注意自己的辩护意见。

来自浙江六善律师事务所的顾礼星律师同样针对该议题提出了三个问题。首先是值班律师制度存在的问题及应对,即值班律师职能定位模糊,价值导向存在偏差,提供法律帮助缺乏法律保障,需要提高对值班律师的工作保障和制度完善。其次是辩护律师独立辩护权的问题和应对,在庭审中面对当事人已经认罪认罚的情况,律师是否要做出不同于具结书的辩护意见,需要综合考虑当事人和公诉人的建议,毕竟律师在刑事辩护工作中处于弱势的一方。最后是当事人违心认罪的问题及应对,辩护律师应当充分了解当事人认罪认罚时的心态和想法,如确有隐情和必要,就要坚决替当事人做无罪辩护。

议题三:“认”与“不认”的选择及考量因素

来自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的沈国勇律师首先分享自己在8月初辩护的一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认罪认罚案件,认为认罪认罚制度的确是一个好制度,自己能给该制度打85分以上。但仍存在几个问题,即适用对象过于宽泛,辩护律师作用较小等问题,需要辩护律师因案制宜,根据利害关系选择“认”与“不认”,该认就认,不该认的案件一定要仔细,严谨,全面分析。同时,也要因时制宜,不同的阶段采取不同的辩护策略,妥善选择认罪的时机。最后,辩护律师要把握底线,与时俱进,替当事人争取最大权益。

浙江杭天信律师事务所的楼宇广律师从两个案例分析中分享认与不认的考量。首先是曾经套路贷第一案,检察官表示认罪认罚就能摘掉涉黑的帽子,同时其他罪名全部给予最低刑期。但楼律师认为即使不认罪,也能够摘掉涉黑的帽子,并且除了寻衅滋事罪以外的其他罪名也尚不足以构成,因此并未认罪认罚。并最终取得了自己所期待的辩护效果。

第二个案例是滥用职权罪一案,是检察院自侦的案件,因此在侦查阶段就与辩护律师商量认罪认罚,以认罪认罚作为变更强制措施的条件,足以让当事人和辩护律师心动。但楼律师认为该案存在无罪的可能性,一旦认罪认罚就将难以开展辩护工作。因此并未认罪认罚,与当事人家属和批捕检察官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在移送审查起诉后第三天就采取了取保候审,并最终促使检察院做出了有罪免刑的建议。

议题四:认罪认罚的内容、范围与适度适用

来自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的姚杰律师认为认罪认罚下的刑事辩护工作的关键问题在于认罪名还是认事实,尤其是目前浙江省认罪认罚制度的适用率已经达到80%的情况下,无数的案件都迅速地适用了认罪认罚,并由此签订了量刑具结书,在这一过程中,辩护律师一定要明确自己的当事人究竟认的是事实还是罪名,这一点对量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其次就是认罪认罚制度下,检察院的求刑权与法院的量刑权的矛盾。很多情况下,检察官为了繁简分流,积极促进案件的认罪认罚,导致辩护律师对案情可能都没有足够的了解。一旦法院审判时法官觉得认罪认罚做的有问题,需要重新认定案情的,很容易导致公诉人和辩护人的准备都有所欠缺,不利于维护当事人的权益。因此在存在上述矛盾的情况下,辩护律师在认罪认罚案件中的辩护中,仍然不能够懈怠,需要全方位了解案情,时刻准备积极辩护。

来自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的李玮乐律师认为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制度设立的初衷就是为了节约司法资源,因此并不能改变辩护人和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的弱势地位。由此出发,其提出认罪认罚的主导权应由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人掌握,主动考虑并申请认罪认罚,无需办案机关推动。并且由于犯罪嫌疑人往往都不具备法律上的专业知识,因此其认罪认罚应该是针对事实而进行的,而不是针对定性和罪名,这样才能在节约司法资源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最后,李律师认为认罪认罚制度中的从宽标准过于宽泛,由检察官和法官个人掌握,往往难以兑现且定型,这方面制度的完善仍需要各位同行努力

议题五:量刑协商中辩护律师的作为

来自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的黄剑律师分享到认罪认罚制度在适用的过程中,其实就是辩护工作的前置,不能因为案件进行认罪认罚了就进行大、小案之分,从而轻视其辩护工作。因此案件进行认罪认罚的过程中,仍需要穷尽一切事实和法律上的认定,穷尽一切从轻、减轻的量刑规定,从而做出防守型的量刑协商。在这一过程中,尤其需要做好侦查阶段的辩护工作,争取得到公安机关的支持,并且在审查起诉阶段得到确定的量刑建议,而不是有幅度的量刑建议。

与此相对的,黄律师又提出了进攻性量刑协商,即辩护律师以无罪辩护和罪轻辩护的方式,争取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下最大幅度的量刑建议,并结合自己所办理的几个认罪认罚案件详细展开无罪辩护和罪轻辩护带来的效益。

来自浙江圣港律师事务所的吴惟明律师分享到,认罪认罚制度的推行本应让辩护律师大有所为,因为具结书需要得到辩护律师的见证和认可。但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辩护律师往往会受到检察官提出的量刑建议的钳制。因此其提出了刑事案件的“三认”与“三不认”,即辩护律师应与检察官进行量刑协商,而不是坐等量刑建议,所以必须要深挖案件事实本身,防止案件本身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定性有误,最终才决定是否要让自己的当事人认罪认罚,同时吴律师通过两个案例来印证自己的观点,提出辩护律师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下仍需要进行自己的独立判断。

议题六:认罪认罚以后上诉的选择及后果

来自浙江王建军律师事务所的沈丽萍律师参考一些认罪认罚的上诉案例,进行了全国认罪认罚适用率的数据梳理,进行案例解析,提出认罪认罚的上诉是否属于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审事实确有错误的问题,并从“2019年邵某某开设赌场案”展开,讲述了认罪认罚案件在上诉之后可能会面临的困境和出路的选择,同时对比了英美法系的“辩诉交易”制度,对认罪认罚制度的上诉提出了几点建议。

无独有偶,来自浙江大公律师事务所的许晓地律师认为认罪认罚的上诉是一剂后悔药,但该后悔药的副作用较为明显。许律师同样采取了案例检索和数据分析的方式,对认罪认罚后上诉的权利和后果进行了剖析,尤其是认罪认罚案件上诉率的问题,上诉后的量刑是否加重问题,二审法院是否改判的问题,认为认罪认罚后的上诉有风险,后悔药需谨慎使用。 

在各议题分享结束后,由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晓辉律师就本次论坛进行总结陈词,作为综合律所刑事发展论坛的轮值主席,对今天与会的嘉宾及律师同仁表达了热烈的欢迎和感谢。其讲到今天论坛的主题好,分享有料,嘉宾有货,认为综合律所刑事发展论坛是一个非常好的舞台,培养了不少优秀律师,希望能有更多的律师同胞加入。之后,王晓辉律师以认罪认罚案件中受到制约这一点切入,谈了自己刑事案件办理的相关经验,并强调刑事案件办理过程中要有辩护律师该有的责任和担当,一定要做到尽职代理,赢得当事人,公诉人和法官的尊重。

论坛的最后,由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与浙江王建军律师事务所就第十期综合律所刑事发展论坛举行交接仪式。

法律咨询电话: 400-700-0148

涉外业务咨询热线: 400-700-1516

Read More About Us

盈科中国区律所

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成员所